第70章

七天之后,

距离菱港三千公里处,

有两道光芒正在宇宙当中不停的缠斗着。

灭潮在两天之前才经过此地,因此在这片曾经辉煌灿烂的星空中,此刻呈现出一片混沌与污浊。

星辰的光芒被一层厚重的阴霾所笼罩,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所束缚,无法穿透那层厚厚的黑暗。夜空不再是深邃而神秘的黑,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灰色,夹杂着点点污迹,仿佛是被泼洒了一层难以洗去的油彩。

在这片混乱的星空中,星星们失去了往日的璀璨与宁静。它们闪烁着微弱而又不稳定的光芒,如同在绝望中挣扎的灯火。一些星星已经失去了原有的位置,它们似乎被某种力量所牵引,在夜空中四处飘摇,宛如迷途的孩子在寻找着回家的路。

那也有可能是隐藏起来的混沌巨兽在悄然活动的标志。

远处,偶尔会有耀眼的光芒划过天际,但它们的轨迹却显得异常扭曲和不稳定。它们不再是那种优雅而神秘的划过,而是如同被抛出的石头一般,在空中翻滚着坠落。每一次的坠落,都仿佛是在宣告着这片星空的终结。

而且这些特殊的轨迹就像是死神的飘带那样,一旦经过或许没事,但也有可能直接被里面蕴藏的混沌之力狠狠切割,直接导致最可怕的后果。

突然之间,两团光芒倏然出现,交缠在了一起,在一连串的快速激烈碰撞之后,有一团光芒快速朝着后方退去,另外那道泛出紫黑色的光芒却是呆在了原地,这家伙赫然是一头混沌生物!

退去那道光芒渐渐变得清晰,它不是别的生物,正是方林岩操控的血纹仲裁者,在驾驶舱里面的方林岩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,这个动作导致他的左眼上糊满鲜血,以至于整个世界看上去都是鲜红色的,然后整个人的身体全力朝着左边倾斜。

这样一来,庞大的血纹仲裁者也是做出了一个横向快速翻滚的动作,联系到它惊人的身高和重量,就知道其中的含金量有多高了。

如此的迅捷的战术动作,直接让血纹仲裁者闪开了可怕的一击-――敌人的一记腕足横扫而过,距离血纹仲裁者的背部只有半米不到,甚至腕足表面的黑色雾气都氤氲到了装甲表面。

袭击方林岩他们的,是一头混沌水母,它其实和水母没有什么关系,只是外形与之有那么五六成相似而已。

它的头部是由六只混沌魔眼组成,下方则是延长出来足足近百米长的黑色混沌之足,隐蔽性极强,并且混沌之足一旦缠绕到目标以后就会死死卷住。

这头混沌水母在数据库里面有进行相应的记录,内部评价危险度为A。

最后给出的建议是远离或者逃走,因为它是属于既十分难缠,击杀价值还极低那种。

曾经有一位神子也遭受到了混沌水母的攻击,然后付出巨大代价将之斩杀,最后却绝望的发现,这家伙的尸体当中竟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

所以,数据库内给出的建议就是遇到它以后有多远就闪多远,挨了它的打也别还手。

事实上,方林岩也是严格遵循数据库当中给出的提示,骂不还口,打不还手,遇到它就直接跑路。

可或许是灭潮的影响,这头混沌水母就盯上了飞速前行的魔导战堡,追击了超过整整五万公里!那架式简直就像是双方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。

这就是混沌生物的无序性,没有任何征兆就会发狂并且追杀目标到天涯海角,当然也有可能在大占上风的时候突然战意全无离开

事实上,魔导战堡本来还能继续逃下去的,可眼见得前方就是陨石带,若是它保持超高速撞进去,哪怕是魔导战堡的装甲和生存力被全面强化,那也坚持不了多久的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方林岩只能操控血纹仲裁者出战了,结果一照面就被对方给阴了一手,混沌水母居然用幻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从身后一腕足就狠狠抽打在了血纹仲裁者的身上!

混沌生物的强大实力在这一刻展现无疑,如此激烈的碰撞直接对血纹仲裁者造成了不小的伤害,并且触手击中的位置居然好巧不巧的就在主控室的正前方。

所以,方林岩虽然在机体内部被重重保护,在这一瞬间都被内部飞溅的碎片所击伤了,甚至连左眼都被打爆掉,虽然这样的伤势日后依然能痊愈,但是也让他现在显得狼狈不堪。

方林岩也在这一瞬间意识到,自己之前找人去猎杀血皮书名单上的怪物虽然方便快捷省心,并且也避免了自身实力被泄露,但现在的恶果也是充分展示了出来:

那就是自己在操控血纹仲裁者方面严重缺乏实战经验!

有一句说得好,训练场上练得再久再好,也不如真的上战场五分钟,哪怕硬盘里面有十几个G的老师视频,到了真上阵的时候也是满头大汗。

混沌水母的这突然一击就是给了方林岩的“逃课行为”的狠狠教训!

“好在.老子的战争机器够强,还有翻盘的机会!!”

这时候,自动漂浮在血纹仲裁者身边的那个奇特圆环――夸脱系统再次旋转了起来,从本来的环状物迅速化作了一个奇特的球体,并且还处于若隐若现的独特状态。

这种独特状态被称为相位状态,敌人的攻击除非具备跨越位面的特殊能力,否则就无法对夸脱系统的本体造成伤害。

方林岩的脑海当中瞬间出现了一系列的资料和解析:

“敌人数据已经录入。”

“敌人资料分析中。”

“敌人模型建造中。”

“.”

“目前最优攻击方式为:堕落矩阵!”

下一秒,血纹仲裁者的身边突然开启了一个淡蓝色的空间门,紧接着从中就冲刺出了一名金属战士,双脚后面喷射出了长长的尾焰,对准了前面的混沌水母一条腕足猛冲了过去。

在距离腕足差不多有百米左右的时候,这战士突然变形,化成了一头金属剑龙,一埋头就从腕足下方钻了过去。

其背部锋锐的剑簇瞬间对混沌水母造成了连续不断的切割伤害,而且这剑簇从外观上看起来只有不到半米长,但实际上在与敌人交错过的瞬间,居然还飙生出了超过五米长的锋锐光刃,并且攻击类型在夸脱系统的操控下还转换成了秩序性质的。

所以,这条腕足直接应声而断,然后那条断掉的腕足居然在宇宙当中活蹦乱跳的,仿佛具备自我意识一样要对血纹仲裁者发起夹击。

只是夸脱系统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,血纹仲裁者的肩头处射出了一枚诱饵弹,这玩意儿上还带着强烈的秩序之力!

请注意,不是强大,而是强烈,辨识度非常高!

那条断掉的腕足立即就被诱饵弹吸引住了,活蹦乱跳的就朝着诱饵弹直接撵了过去,完全罔顾了本体发出来的控制信号。

出现了这一幕之后,混沌水母立即就有些焦躁了起来。

本来它的断肢依然还保有战斗力是一种极具特色的大杀器,可是凡事有利有弊,断掉的腕足一旦离开太远的话,很容易就彻底失控,然后依靠自身混沌生物的强大特性,在足够的营养下分裂成一个单独的个体。

混沌生物也没有什么同族的概念,自我相残的时候也不少见。万一这条断肢重新生长为子体,搞不好还会给本体带来巨大麻烦。

所以,混沌水母的攻势立即就是一缓!而抓住了这个机会,血纹仲裁者腰间突然喷射出了一道火焰,强大的推力让这台庞大的战争机器迅速伸展身体,做出了一个蓄力的动作。

与此同时,切断了混沌水母腕足的金属剑龙在空中再次变形,化作了一把金色连枷,在强大的电磁力作用下迅速飞到了血纹仲裁者的手中,然后猛烈的抽打而下!

这把金色连枷狠狠就砸在了混沌水母的额部位置,六只混沌魔眼立即“噼啪”一声爆浆了三只,强大的电流更是电得它本体抽搐连连。

但混沌生物最难缠的不是它的战斗力,而是污染性和牛皮糖一样的耐打能力!这样的攻击若是没有个百来下,根本就没办法对其造成重创的。

就拿刚刚被打爆的混沌魔眼来说,几秒钟之后伤处就开始蠕动扭曲着尝试恢复,同时其余的腕足也是卷动来袭,居然形成了四面八方包围的态势。

但夸脱系统却再次高速旋转了起来,及时做出了应对方式,金色连枷堕落矩阵上也是光芒四射,再次狠抽而出,直接又将抽来的三条触手生生切断。

然后故技重施射出了四枚诱饵弹,成功又将三条触手骗走。

这下子倒霉的混沌水母就不敢忽视了,一旦逃走的那四条触手觉醒了自我意识,那是能威胁到本体安全的,在这种情况下,它已经顾不得再与血纹仲裁者战斗,发出一声怪叫就对准了远处冲了上去。

此时方林岩的脑海里面传来了夸脱系统的建议:

“敌人已经失去战斗的意志,无需再次出手浪费能量,建议将之放走。”

听到了这建议,方林岩眼中放出了一抹精光,然后抓住操控之球的手指一紧。

顿时,虚空当中又开启了一道淡蓝色的空间门,然后又是一台强大的战争机器现身了,它一开始的时候乃是半人马的形态,但在下一秒就直接快速变形,化作了一把金光闪耀的长弓,直接落在了血纹仲裁者的手中。

半人马喀戎出场!直接变化为了强大的武器:行刑者弓!

这把长弓体表的三枚赤红色晶体迅速闪耀了起来,并且开始与血纹仲裁者进行共鸣。

紧接着,弓弦被松开,一道尖锐无比的赤红色光芒从天而降,仿佛流星一般击中了远处的混沌水母,然后这光芒迅速实质化,赫然形成了一支尖锐无比的蛇首箭,死死的将混沌水母钉在了虚空苍穹之上。

这一箭先是破开了混沌水母的坚韧外皮,扎入了它的一只混沌魔眼,然后穿透了五米多深再从它的另外一边身躯扎出来,最后居然像是次元锚那样扎入到了空间障壁上,牢牢的将混沌水母钉在了虚空中。

箭支上附带的强大秩序之力与混沌水母的内部产生了激烈的反应,混沌水母与之接触的部分就像是血肉碰到了烧红的铁杆似的,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,然后还开始迅速腐蚀,溶解。

当然,这样的伤势对混沌生物来说依然只能说是重创,并不会致命,可是它产生的强大束缚之力却让这家伙抓狂了,只能看着自己的三条断掉腕足迅速远去,一旦双方之间的距离拉开到五十公里以上,那么断掉的腕足就有大概率失控,独立,然后主动逃走。

五十公里对步行的人类来说或许很远,但对于能飞行的民航客机来说,也就是八九十秒而已,更不要说这里是宇宙空间!对于能在这里面追逐战斗的生物而言,区区五十公里就更不值一提了。

而方林岩这蕴藏了强大空间之力的一箭,至少能困住这头混沌生物十分钟。

他也无意在这变异而恶心的怪物身上多浪费时间,血纹仲裁者迅速解体,结束了合体状态,方林岩的本体则是来到了贪婪之针的驾驶舱里面,然后全力飞行对准了前方的魔导战堡追了上去。

在追击的过程当中,夸脱系统来到了贪婪之针的驾驶舱旁边与之平行齐飞,然后一闪一闪的开始与方林岩交流:

“主人,我能了解一下你之前的思维模式吗?你的抉择让我很困惑。”

方林岩道:

“怎么了?”

夸脱系统道:

“那只混沌水母已经要离去了,你明明可以放它离开,居然还对它射出了一记恸哭之箭,然而这一箭浪费掉了价值三十多万点的施法材料,17%的能量配额,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,而你离开的时间还被耽搁了五十四秒。”

“所以,我现在依然觉得之前给你的建议是对的,你应该直接放它走,而不是继续攻击它。”

方林岩笑了笑道:

“你不是人类,你只是一段数据流,所以理解不了我的做法,这其实也是正常的。”

夸脱系统倔强的道:

“主人,你应该向我解释清楚,我是具备学习能力的强大AI,我必须获得你更多的信息,才能为你提供更加优化的服务。”

听到了夸脱系统的话,方林岩嘴角的笑容消失了,他沉吟了一番道:

“你说我射出了那一记恸哭之箭以后没有任何收益,这其实是错误的。”

夸脱系统顿时茫然了,快速旋转了几下:

“请原谅,我真的没有发现有什么收益,是我遗漏了什么吗?”

方林岩道:

“往小处来说,我收获了愉快!”

“这头该死的混沌水母无缘无故的盯上了我,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跑了五万公里,它居然还死死咬着不放,这无疑让我的心情很不爽!”

“我给了它一箭,让这王八蛋受到了伤害感觉到了痛苦,并且阻止了它收回腕足的行为,这就让我心情愉悦念头通达!”

夸脱系统顿时呆滞:

“啊?情绪上的变化也可以被当成收益吗?”

方林岩道:

“当然,人类为了获得正向情绪方面的收益,其实是愿意付出很多的东西,甚至是自己的生命!你不知道什么688,也不知道什么是1314,你只是个战场AI,不明白这些东西很正常。”

“往大处来说,这家伙被我这么搞了一次之后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会不停的在附近活动寻找我这个敌人,但是你不要忘记,丁威克那老混蛋可是高价卖出了我的相关资料。”

“那就意味着很快就会有人尾随而来,他们乘坐的魔导战堡有大概率遇到这只发狂的混沌水母,你猜最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?它会化身为我的助力,清理掉那些有可能尾随而来的家伙。”

夸脱系统的圆环表面开始徐徐旋转,并且闪耀:

“主人!你这样一番分析以后,好像确实是很有道理。”

方林岩淡淡的道:

“所以你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,一场战斗下来,被击退的未必就输了,可能离开的才是赢家!有时候看起来的无用功,其实却是打这一仗的核心和关键。”

夸脱系统茫然了,懵逼了,好一会儿才道:

“人类真复杂。”

方林岩这时候才施施然的道:

“是吗,学不会了吧?那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战场辅助信息搜集系统吧。”

此时贪婪之针已经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在陨石带当中穿梭,前方就是正在降速航行的魔导战堡,即将成功将方林岩送回上面。

方林岩却也不知道,被他攻击的那只混沌水母在挣脱了恸哭之箭以后,便头也不回的跑路了,丝毫没有报复的打算。

因为它已经感应到自己分裂出去的三根断裂腕足已经彻底失控,会在短时间内就产生自我意识,然后化作三头子体。

所有的混沌生物都非常凶残,什么合作分工是不可能的,因为那是秩序生物才有的特性,就比如蜜蜂,蚂蚁之类的生物,而在交配当中吃掉公螳螂的母螳螂才更接近于混沌生物。

因此,这只混沌水母只要不想被自己分裂出来的三只子体围攻,然后被当成食物吃掉,那么跑路其实是最明智的选择了。

所以,实际上给尾随而来的魔导战堡造成大麻烦的,乃是那三头混沌水母的子体,它们在没事的时候就会互相攻击,在这个过程当中学习战斗技巧,直到精疲力尽为止,而感应到了附近出现猎物的时候就会联手对敌,直到从子体蜕变为成熟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